pp

我问张北川: “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受同性恋者?” 他说:“因为我们的性文化里, 把生育当做性的目的, 把无知当纯洁, 把愚昧当德行, 把偏见当原则。 看见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, 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。” ——柴静《看见》

评论
© pp | Powered by LOFTER
上一篇 下一篇